「迭代」的产品设计理念

引子

知名待办清单应用 Wunderlist 在几天前关闭了服务器。作为它的长期用户,我在寻找替代品失败后,决定自己做一个新应用满足自己的需求,并希望逐渐吸引更多用户,甚至实现规模盈利。

Wunderlist 的缺陷

我需要的是一个简单的待办清单,不需要层级。因为我的生活比较简单。在这点上 Wunderlist 是不符合的,它支持添加子任务。这已构成缺陷。一个错误的看法是这个功能虽然用不到,但是它占地不大,不会造成产品臃肿,最多算无功无过。然而,对于此类应用,待办事项是否有层级是一个很要命的抉择,会深刻影响产品方向。

Wunderlist iOS 版本长期存在一个 bug:从应用切走再次进入有一定几率界面会卡死。我在美区 App Store 评论反馈过,没有结果。由此 Wunderlist 团队的态度和工程能力令人怀疑。

Wunderlist 的设计不是离线优先的。完成一个需要重复的事项后,必须先与服务器同步完数据,本地才会更新显示事项的下一次时间。如果网络不好需要等待很久。如果同步失败则更糟,这个事项将一直不在待办列表中显示。

设置到期时间功能不够灵活。比如无法设置每个月倒数第二天这样的日期为到期时间。

待办清单的本质

考虑一个典型的使用场景:我在今天新建一个待办:下周三回父母家吃饭,然后每周重复。如果以理论的高度来概括待办清单的本质,就像 Clive Bell 概括艺术的本质是「有意味的形式」,那么待办清单的本质是「文本定时再现」。对前述场景,文本是「回父母家吃饭」,定时是「从下周开始每周三」这一规定的时间,再现是重复的出现。作为特例,不重复的事项从制定到完成只会再现一次。

之所以限定为文本,而非图片或者其他更复杂的结构,一方面是为了简洁,另一方面是相信文字、文学的力量。而一旦有了这样的理论概括作为基础,立刻会发现在待办清单之外还有无穷多的可能性。文本,可以不是待办事项,还可以是日记、随笔、灵感记录、今天学到的新单词,等等。定时,不再局限为相隔固定时间的重复,可以是根据遗忘曲线制定的特定规则。而再现的目的也不再局限于提醒完成,可以是对记忆的唤醒、对一年前、十年前的自己所思所感的再次相遇。

「迭代」出世

基于此愿景我把这个应用命名为「迭代」。它不再仅仅是一个简洁好用的待办清单应用。终身学习者可以用它来记录人生的每一个脚步,灵活并方便地再现。正如产品通过迭代变得更好,用户通过「迭代」成为更好的自己。它甚至能作为一个纯粹的学习应用来使用。崇尚极简,喜欢文字的用户又可以用它来写日记随笔。

「迭代」不会有 Wunderlist 的诸多缺陷。我将以自用为目的开发第一个版本,并尽可能打磨到值得用户付费的程度。这也是我初次尝试在发布一个产品前就公开记录其诞生过程。如果进展顺利我将考虑以类似 open startup 的形式公开更多后续信息。